先从古希腊说起。

传说古希腊塞浦路斯岛有一位年轻的王子,名叫皮革马利翁。他年轻英俊,却完全不爱女色,喜欢从事雕塑艺术。有一次,他塑造了一座美丽可爱的象牙少女雕像。这座雕像太美好了,以至于皮革马利翁爱上了自己的作品,整天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雕像。女神阿芙罗狄蒂(就是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)被皮革马利翁的深情感动,给雕像赋予了生命,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 

时间转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英国,著名剧作家萧伯纳写了一出话剧《卖花女》。剧中的卖花女本是社会底层的人,毫无教养,谈吐粗俗,举止散漫。后来一位语言学教授与朋友打赌,教她上流社会的谈吐举止,把她改造成一位淑女。教授本是打赌取乐,他是非常看不起卖花女的,但最后,教授也爱上了自己的作品,爱上了自己塑造出来的这位淑女。 

这部话剧后来由好莱坞改编成电影《窈窕淑女》,由奥黛丽·赫本主演。电影获得巨大成功,获得八项奥斯卡大奖。 

可见,皮革马利翁情结是文艺作品的传统主题之一。 

大家没发现,这种男性创造者和女性创造物的关系,Sheldon和Penny也符合吗?(当然,这也反映了社会上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思想啊!) 

希腊神话中的皮革马利翁和《卖花女》中的语言学教授本来都是不近女色,立志终身不娶的,和Sheldon类似。语言学教授甚至本来非常看不起卖花女,和Sheldon类似。他调教卖花女只是为了打赌,做试验,跟训练大猩猩也差不多,和Sheldon类似。 

最后的结果是否也会类似呢?这不仅看调教者,也得看被调教者是否努力。在S03E10中,我们可以看到Penny非常努力,开头背了一长串贯口,连Sheldon都说“你还是有希望的嘛”,最后又背了一长串贯口,Sheldon在旁边看得又是赞许,又是骄傲。 

Sheldon本就是有点偏私护短的人,对自己做出的东西特别珍惜、爱护。这也是很正常的,自己倾注了心血的东西,自然会有感情。如果这个“东西”正好是一个有感情、懂回报、会互动的人,这种感情比之一般的人对物的感情自然会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。要说Sheldon会爱上自己的创造物,那也是很自然的吧。 

不过,对Sheldon和Penny来说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Penny距离Sheldon心目中的完美作品,还有相当长的距离。比如在本集中,Sheldon再次提醒Penny应该打扫打扫她的房间…… 

喜欢Sheldon的同学不妨看看《窈窕淑女》这部电影,其中的语言学教授和Sheldon的性格也颇有相似之处,聪明过人,却不能理解别人的情感和反应,有一个脾气很好的朋友作为他和普通人之间的缓冲层(类似Leonard),不同意老妈的观点但服老妈管教,等等。 

最后我想说,TBBT编剧肯定是熟知西方这个文艺传统的,所以他安排Sheldon调教Penny,很难说完全没受这个文艺传统的影响。之后剧情未必严格按这个方向走,但这是个暗示,是个隐喻。如果本剧以后正常发展(投资正常,收视率正常,人员无异常变动,无需违反逻辑出狗血招数,等等),应该很难跳出这个套路。 

我之前对Sheldon和Penny的分析: 
http://myfairland.net/the-big-bang-theory-s03e08-sheldon-and-penny/

 

本文还发在豆瓣了,回帖中颇有些有价值的讨论:

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8967198/